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邢庆仁:我与世界名画

        作者:邢庆仁2021-03-14 08:35:51 来源:中国文化报

            (1/3)欧罗巴被劫(油画) 谢罗夫

            (2/3)拾穗(油画) 让-弗朗索瓦·米勒

            (3/3)女贵族莫洛卓娃(油画) 苏里科夫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人们熟悉的那些世界名画在不同的时代和背景下有着不同的解读版本。本版特邀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画家邢庆仁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解读自己心目中的世界名画,以期通过这一独特有趣的视角来体会艺术家如何看待艺术,艺术又是如何滋养艺术家的。


          《拾穗》

          《拾穗》,是法国巴比松派画家让-弗朗索瓦·米勒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拾穗》以旧约《圣经》“路得记—路得与波阿斯”的记载为蓝本。路得在波阿斯田里捡麦穗,供养她的婆婆拿俄米,反映农民要让贫苦人捡拾收割后遗留穗粒以求温饱一事。此外,其金黄阳光、弯腰等细节,亦呈现“英雄史诗般的崇高意境”。

          艺术与粮食有关,这在米勒的画作里尤为明显,不是因为他画了《拾穗》《喂食》《播种者》,而是那些作品让人一看,首先想到的就是粮食,不仅具备粮食的温暖,同时具备粮食的安全。

          米勒、凡高在表现这类题材的作品上,都对粮食物理结构有过研究。凡高的笔触,更像农民用铡刀给牲口铡的麦草再拌上饲料,莫奈的笔触也有类似麦草的堆积感。

          好奇的是雷诺阿的女裸体画作上竟然也有如此的灿烂。

          粮食是人生存的基本保障和命脉。人没有饭吃就得饿肚子。上了年纪的人常说要爱惜粮食,而且一遍又一遍地说,说完了还要问:听见了没,记住了没,千万要爱惜粮食。

          米勒的色彩朴素有质感。人在他的画里能随时得到休息,想在哪里插柳,哪里就能成荫。扎针是技术,针灸是艺术。中医大夫有三类,一类是能把住脉,不会开处方;一类是能把住脉,还能开出药方;一类是不会把脉,也不会开药方。作为画家,首先得发现问题,还得有解决问题的能力,画画是两情相悦,不是单相思,这和做人一样,要活得明白,活得通透,活得诚实。

          《维纳斯的诞生》

          《维纳斯的诞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这件作品根据波利齐安诺的长诗《吉奥斯特纳》而作,描述罗马神话中女神维纳斯从海中诞生的情景:她赤裸着身子踩在一个贝壳之上,右边春之女神正在为她披上华服,而左边的风神送来暖风阵风,吹起她的发丝。

          大海里诞生了维纳斯,是来自古希腊神话和传说。母亲说我是雨过天晴,彩霞满天时,从涝池里捞的,有谁会相信呢?但神就是神,维纳斯是风把她吹到岸边的,有玫瑰花为她沐浴。我是母亲怀胎十月,然后一阵啼哭,接生婆帮我用净水擦身,爷爷喜得抓一把干草用砖压在大门口上手左边的高台上,以告知乡邻右舍,我家里添了一个男丁。回头想,人和神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神是缥缈着来,人是哭着来;神能传成人,人也能传成神;人的一半是神,神的一半是人;神的一半事得人去做,人的一半交给神便是了。

          有理想不一定都得要去实现。做好当下的自己才为重要。偶尔给自己虚拟个事情和人物,说说话,也是蛮好的事情。比如,春来了,在小院贴上“满院春光”,猪圈贴上“猪如大象”,虽然小院和猪都不知道,但我们知道。

          历史书上总是说唐朝“以胖为美”,但到底有多胖,胖成什么样子?阎立本笔下的《步辇图》里,只有坐在轿子里的李世民胖,九位宫女看不出来哪儿胖。周昉的《簪花仕女图》画的是贵族妇女生活,也没达到多胖的程度,只是脸盘儿胖了点,倒是当时的贵族妇女,一天闲得摇来摆去,在李白的诗里传了神、传了奇。

          俗人遇不上美,遇上美也是相欺,真正的美是有神在相助。人和神的生命都与水有关,人和神不同的是,人在不停地索取,而神无所需求。

          《欧罗巴被劫》

          《欧罗巴被劫》是俄罗斯画家谢罗夫1910年根据古希腊神话创作的油画作品。该神话故事大意为:欧罗巴是腓尼基国王阿革诺的女儿,传说中腓尼基的美人。宙斯早就垂涎欲滴,他趁欧罗巴和她的姊妹们在爱琴海台洛斯海滨玩耍时,变成一头牛,混在阿格诺尔王的牛群中以接近欧罗巴。欧罗巴被这头牛的毛色所吸引,好奇地爬上牛背,宙斯就这样诓骗了这个美人。

          翻看画册,我第一眼还是认出那位女神。

          这是我最早看到《欧罗巴被劫》时所想。话说白了,艺术既要真实,又要有想象。这幅画是在月亮下面发生的,而月亮这东西,又摸不到手上。深了不是,浅了不对。

          月亮不是梦,但艺术要做梦,人也要敢于做梦,敢于想象,还要敢于和人不同。奢华、宁静、喜悦、激情、刺激在艺术生发的现场,都会发生感性碰撞。

          想起那天晚上,梦见在山上有两排房舍的红屋顶,错落有致,远远望去十分优美。那是什么地方呀,纵容月光肆意晕染,让人爱得不愿离开。

          牛有牛脾气,牛的脾气哪会儿上来了,牛也不知道。驴就不同,驴脾气上来了就懒在地上打滚,愣怂地滚。农民不是诚心想骂牛和驴,他们也知道牛和驴干了一天活累了,农民也累了,这些话是不能给牲口说的,于是,自己脱了鞋光着脚席地而坐,慢慢卷着纸烟,等要擦亮火柴,天已经黑了。

          《女贵族莫洛卓娃》

          《女贵族莫洛卓娃》由俄罗斯艺术家苏里科夫于1887年创作,描述的场景:这一个沉闷的冬日,房屋的屋顶很高,被白雪覆盖,在远处可以看到教堂的圆顶。由于女贵族莫洛卓娃笃信旧教,疏财仗义,救济贫民,还为残疾人和狱犯缝制衣服,施舍乞丐,因此深得民众爱戴,而其维护旧教又使沙皇不安,因此被捕流放。

          有些人名字不容易记,不如暂且放下,时间久了,再看就会顺眼,念起来也会像念外文一样叽哩呱啦。

          母语是一个人的生命线和启蒙语,再粗的话遇上所处的环境好似春风得雨露,骂人的话有时骂对地方了,事情也就办成了。但有些事不是骂人能解决问题的,它需要行动来填充。

          为创作收集素材或者在收集素材时有了新的创作想法。所表现出来的美术作品有明显的不同。要收集素材,像麻袋、茶壶、茶杯,到生活中去都能找到。而是意外之喜,比如灵感,不是你想要就能得来的。

          曾在老美院见一画家搞创作,创作环境搭建在自己的画室,现场有橘红色的灯光,照在席地而坐的老农身上,想一想,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幅画后来参加过一次展览,因为我熟悉现场,所以看得很认真,只是画面的背景加上了一台诺大的红颜色拖拉机,画上的那位老者是少陵塬上的老王,那天他坐在布景里,拿着烟锅子,不停地在烟袋里掏烟叶。

          让写生艺术化,或在写生中生发灵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选一个好模特不容易,选一个能进入你画里的模特更不容易。

          人的生命有限,而好的艺术品能将人的过往延伸数百年,这是说给创作者听,也是说给观赏者听。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233(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3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