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中国美术名家欧日东浅论【艺哲通灵】暨作品赏析

        作者:admin2020-11-12 10:04:46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历】

          欧日东

          1957年生

          广州市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后现代研究院研究员

          广东水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兼执行秘书长

          从事油画、水彩画创作四十余年”

          1984年至2008年作品十多次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美展

          曾于2007年和2008年分别两次获得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油画作品展【优秀奖】

          1986年、2006年、2007年、2009年、2011年

          分别在广东的广州、佛山、顺德、中山、东莞等地举行五次个人画展


          主要获奖作品与个展

          1983年 水彩《入城》获广东省美术作品展【二等奖】

          1984年 水彩《新乘客》获广东省美术作品展【一等奖】

          2002年 水彩《晨》获广东省第二届水彩画展 铜奖

          2003年 水彩《老农》入选第二届全国美术金彩奖全国美术作品展

          2004年 油画《古北口抗战》由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2007年 水彩《晌午》获广东省第四届水彩画展 优秀奖

          2007年 水彩《晓光》获广州市美术大展 铜奖

          2007年 油画《南海渔翁》获“时代精神”—全国肖像油画作品展【优秀奖】

          2008年 油画《摩梭族姑娘之一》获 第三届“风景·风情”全国油画人物画作品展【优秀奖】

          2011年 油画《家父》获广州市美术作品展 优秀奖

          2014年 水彩《西藏老太》入选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优秀美术作品展

          2018年获广东文化艺术【时尚大奖】


          《希望》180×200cm 参加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广东省美展 2008年


          欧日东的水彩艺术

          罗宗海


          欧日东,广州市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黄笃维同志就曾告诉我,这些自学成才的年轻人,将是我们未来的希望。当时我在出版岗位,也未能很好关注。到了二〇〇〇年,第五届全国水彩·粉画展,欧日东的水彩画《帮一把》入选展出了。令我惊讶的是画出这么纤细、层次如此丰富的,竟是一位魁伟英俊的小伙子。《帮一把》画面是一位母亲正在收拾晒干的稻草,五六岁的男童拿着草耙帮着。阳光下,农妇脸孔透明干净,角落的农具、墙砖、母鸡用笔都很简约,稻草堆显然利用遮盖液预先涂画,而整体结构和杂乱的稻草,却显得色块明净,有条不紊。


          水彩《烟叶》79×109cm 2003年


          这是欧日东绘画基本功的体现。而后,他经常用油画和水彩,分别画同一题材、同一构图画面的作品,例如,二〇〇二年他画的《大凉山的姑娘》水彩画,在二〇〇三年,又以油画在画面上畧做调整,画出长方竖形的《大凉山的姑娘》,而后者更紧凑,人物形象也更完美。水彩是大画面横构图,人物五、六个,都是全身造型,空间也显得开阔,特别是水彩画在暖色调透明感强的基础上,以浓重的冷色暗部相衬托,使姑娘的徒步向前的节奏感大为增强,形成另一番韵味。在此,我们体会到,画家以水性材料和油性材料分别作画,探索两种不同材料的技法语言,比对它们出现的效果差异,也是画家寻觅表达心声的途径。


          油画《古北口抗战》110×160cm 由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2004年


          在被黄埔军校收藏的《古北口抗战》历史画中,欧日东以厚重的油画笔触,再现了当年抗日将士同仇敌忾奋起杀敌的英姿。第二年,同个画面的水彩画《古北口抗战》入选了第七届全国水彩·粉画展。这幅水彩以整纸画就,比油画畧小,但同样呈献了当年抗日的战争氛围和将士形象。它雄辩说明了一个真理:水彩同样可以描绘重大题材,同样可以表现得很厚重!欧日东为我们做出榜样,鼓舞我们勇敢向前。


          水彩《女儿国的姑娘》150×70cm 2009年 入选广东省庆祝国庆60周年美展


          在众多肖像、头像作品中,不少以水彩特写来表现人物的身份、个性和形象特征。比如《托尔斯泰》,作者采用浅薄水彩挥洒出这位文学巨匠的蓬松发须与几根眉毛,在眼窝深处留出高亮眼光,刚正立体的鼻梁衬上额头和右颊巧妙的转折处理,突显托尔斯泰洞察人世,鞭挞邪恶的深沉形象,令人叹服。又如在《南海渔翁》中,欧日东对阳光下老人红铜色肌肤及其皱折,作了小心仔细的刻画,在整体冷暖变化中,特别留出准确的五官反光位,并在其强弱、冷暖与虚实上恰到好处的掌控,而软硬笔触及水分多少的运笔,更将肌肤服饰的质感推向极致。老人戴的运动帽,是画中人物动态、色相处理以及生活特征的重要组成部分,让我们感到迎面吹来时代的风!


          水彩《俄罗斯神父》53×75cm 2015年


          欧日东喜爱风景写生,他说这可以接受天光地气的滋润。且不说一九九九年画的《珠江边》及后来画的《羊城·老屋》等,都很有广州特色。他的《写生—广东南雄》和《写生—贵州施洞》,地域物象鲜明,粤北秋日千年银杏树和它苍劲的枝桠,随意的运笔和适度的浓淡墨色,正是作者面对自然激动不已的写照。在贵州施洞错落有致的苗寨木屋,淡淡的炊烟,青绿的植被,不能不叫人感叹。施洞的另一幅写生,把黑瓦、黄土墙、门洞里外的树枝、木材、石构件统一在暖暖的阳光中,屋檐的投影穿插有致,这一切,似乎随着屋脊的向上爬升而奏起时断时续的乡间音乐!


          水彩《1206·征服者·成吉思汗》53×75cm 2017年 2018年参加中国写实水彩第二回展


          欧日东已是人到中年,而他的艺术正在不懈的艺术实践中探索升华,他的艺术造诣也日益深遂。我想不管是否受过专业训练,最重要的是以虔诚和执着面对艺术,不屈不挠追求艺术真谛,老天不负有心人,愿欧日东勇攀艺术高峰!

          二〇一三年九月

          罗宗海

          原中国美协水彩画艺委会委员,原广东省美协水彩画艺委会主任,原广东省美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广东省水彩画研究会会长,广东潮联书画院院长


          油画《家父》150×120cm 2011获广州市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2008年


          欧日东油画的特殊魅力

          李正天


          水彩高手欧日东,他的油画和那些画惯水粉才转油画的大不相同。欧日东的油画,越来越痛快淋漓,以《家父》一画为例,油画中的任何一个色块,不但有横向对比,而且还有纵向对比。没有画水彩养成的叠加技艺,是很难画得这么通透、玄妙的,无论受光、背光都有一种因生命的力量所产生光的力度、光色的震憾。只要让我们看一看欧日东画的水彩画《老人像》就明了,在这方面,俄国画家列宾、美国画家沙金、中国的老油画家李铁夫,都是这样。而那些画惯水粉的人画的油画,是很不容易做到这一点。欧日东的油画本身在前后也有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在进入“中国·后现代研究院”以来。他像海绵吸水一样重视东西方学术进展。比如不是平均用光,而是用重视明度提纯。


          油画《千年睡狮‧屹立东方》200×188cm 2008年


          在《家父》画中,老人的上衣、额头、双手等大胆地运用了高明度提纯,好像很有法国画家吉尔威克斯《罗拉》一画和法国画家科尔蒙《阿拉伯后宫嫔妃的妒杀》一画那一种所表达的技巧。而欧日东画的《家父》在裤子的暗面很明显采用了低明度提纯的技法,显得非常单纯简洁。《千年睡狮,屹立东方》一画,带有明显的象征主义的风格。而在色彩的运用上,不仅具有两大色系色彩的对比美,还具有一种未来派惯用的四维空间的表现手法,似乎看到雄狮愤怒的吼声。欧日东进入“中国·后现代研究院”以来,认真研究以意大利学派为代表的素描教育体系,他在油画的用笔就重视了笔序、笔势、笔型,再加上他在水彩中所磨练出来的用毛笔技巧,使他的油画不是用小方块马赛克式拼接出来的。他近来的油画,就有一种笔序、笔势、笔型的对比美。


          油画《彝族姑娘》80×100cm 2008年


          西方大师学油画是从水彩开始,因为油画从本质特征上是有不同程度的透明性,几乎是油性的水彩颜色。欧日东油画从前到今的变化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欧日东是一个精力充沛的画家,猛一见以为他是美院一般的好学的研究生,殊不知这竟是一个作品能入选全国美展12次的画家,极为难得。了解他的人会发现他有极大的艺术潜力,尤其在画巨幅油画上,深厚的水彩功底会使他的油画有极大的驰骋天地。

          2012年2月

          中国后现代研究院院长、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李正天


          油画《山里来的姑娘》100×125cm 2000年入选广东当代油画大展


          艺哲通灵浅说

          欧日东


          “美”是感悟到的优化信息(见《广义本体论》)。

          “美”沒有绝对的,只有多样的。比如有整体美、也有局部美,既有内在美、也有外在美,有天生美(第一自然),更有创造美(第二自然)自然天生之美是有限的,创造发现的美是无限的。

          美学研究包括了两大领域,其一:哲学、理工、科学技术研究,其二:是艺术体验与研究,科学与艺术是人类前进的两翼。


          油画《摩梭族姑娘之二》180×80cm 2008年


          触景生情:触景即我们直觉观察到的大自然景物(天生),生情即唤起感悟者的记忆或引起其共鸣的情感。但感悟者个体本身所具备的条件不同则所生的情就不一样,即个体的人生阅历,修养,以及个体审美取向,面对同一个景物,不同的个体,生成的情感就不一样,或不一定有感悟,甚至无动于衷,譬喻:我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釆风时,发现位于松涛水库上游有个美女峰,远眺美女峰,能清楚看到一座起伏有致,形似仰卧美女山峦,她的长发逶迤云间,额头、鼻子、嘴巴、下颚、颈部、胸部、腹部轮廓清晰,形态秀美,这是大自然天生的景物。但在这一瞬间勾起我生活中所体验到的、以及在写生、创作中自己所追求的那种女人体形态美之情,这可能就是一种心灵对“美”的感应,就是一种直通灵魂的“美”在召唤。

          深沉的内在“美”是来自生活深层的了解与发掘,更是来自长期的生活接触与体验,我创作油画《家父》和油画《晚年》的过程,就是“美”是如何通过挖掘、发现、感应、表现而获得的过程。


          水彩《沧桑》78×78cm 2010年


          我与父母共同生活了几十年,从印象较深的几件事件中感悟到中国的传统文化存在于我们劳苦大众之中,并体现在一些日常小事上,这值得我们通过艺术创作去弘扬。

          我老爸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慈父,年青时读过几年书,也写得一手好字,他非常孝敬他的父母,他告诉我:在他长身体的那个年代,中国经济萎糜不振,东北在日本的铁蹄下全部沦陷,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人人都吃不饱穿不暧。在外干活的老爸一旦找到吃的,便赶紧把食物带回家给妈妈吃,宁可自己挨饿。我爸说:“做人要懂得感恩:父亲是天,母亲是地,我只是天地间那棵小草,没有父母那有我?”这正是中华民族孝道与感恩文化的体现。


          油画《南海渔翁》获“时代精神”——全国肖像油画作品展优秀奖 60×80cm 2007年 私人收藏


          他经常在我们兄弟姐妹面前提到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自《论语·颜渊》),引申意思是,自己不愿意承受的事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他叮嘱我们:如果自己做不到的,就不要要求别人去做到。这逐渐成了我们兄弟姐妹做人的座右铭,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重要信条。

          父亲是一个非常勤劳的商人,他下班回家顾不上自己休息便帮母亲做起家务来,不管是缝制帽子,还是洗菜煮饭、接送儿孙上学等等,什么都抢着干。他这种善良勤劳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确实值得我们弘扬。


          油画《晚年》125×100cm 2004年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记得有一次我们兄弟姐妹要为父母做五十年金婚纪念,老爸情不自禁用毛笔在大红纸上书写了一副对联:“风雨同路五十载·东成西就庆金婚”,并张贴在大厅餐柜的两扇玻璃门上,使现场洋溢着老夫老妻互敬互爱的气氛,正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这是中国传统婚姻文化的体现。我的油画《晚年》就是围绕这主题展开创作的,是来自个体由衷感受的作品,画面是母亲正为老爸梳理头发的瞬间动作,由此再现父母间互敬互爱的真实“心灵美”,崇尚中国婚姻“白头到老”的优良传统文化。此作品于1984年入选了【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有一次老爸对我说:“我还沒坐过飞机”,这自然成了我下一个要完成的“课题”了。在父亲退休后,我忙中偷闲带上两老飞北京、上海、苏州、南京、桂林等地,把祖国的大好河山游了一遍。


          水彩《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108×78cm 2011年


          我爸说:“广东有四大名园,佛山的梁园、东莞的可园、顺徳清晖园、番禺的余阴山房,值得一游”。为了园父亲的梦,我挤出了时间带上双亲及一家大小,自己亲自驾车把这广东这四大名园走访了一遍。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前往广东东莞可园的路上,我播放了一首老爸最爱听的《万恶淫为首》粤曲,(注)(淫的词源本意乃“过分”并不是特指男女关系),父亲听到这粤曲后说﹕“唛后面那部车咁好呀,一路行一路播放我喜欢的粤曲呀”,令我们大笑了一场。

          还有一次我们在去长城的旅游大巴上,全陪为活跃气氛,就问“谁带头来一首歌呀”,我侄子大声叫了起来,“叫阿爷唱”,我爸二话沒说,把话筒接过来就唱“冷得我腾腾振,冷得我入…心”,唱的也是他的拿手好戏的《万恶淫为首》,全陪笑着问,“咁阿麻你无帮阿爷盖被子吗?”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是一段动荡的岁月,这期间发生过经济困难、文革、上山下乡、恢复高考、下海等等。我们兄弟姐妹也是在这动荡的年代里,被父母拉扯大的。

          上面谈了一些体验深刻的生活往事,从这些琐碎的故事里我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再现,感受到父亲母亲的慈爱形象、感受到不朽的生命在召唤,自然产生了为父母造像的念头。


          水彩《家母》53×75cm 2015年


          长期与父母一起生活,感触良多,我从可创作的资料里挑选了一些比较典型的素材创作了油画《晚年》与油画《家父》及水彩《家母》。

          油画《家父》作品中父亲手拄拐杖,侧身危坐,原本应是安享天伦之乐,却面色有些凝重地望着前方,似乎在沉思由来已久,却难以放下的心事,又似乎是在为未来之路而担忧,这可能是透心㡳地为他一手拉扯大的儿孙日后的成长而揪心吧。在作品创作过程中,我强调主次虚实,利用光线做出自己所需的效果,大片暗部提纯,弱化了次要部份,亮部则强调其凹凸起伏,用笔触厚画法,强化主要部分,法克图拉效应在画中自然显现。没有光就没有色,画光需有芒,不同质感的物体所反射的芒是不一样的,画面中将亮面纯化,增添光的魅力,虽然身材瘦弱,但毫不阻碍父亲作为我们人生道路上强大精神后盾的彰显。

          父亲,虽在生理上已进入衰竭期,但更为重要的是,历经生活的磨砺,他的精神依然屹立于世。对此,我们应敬畏生命的不朽!这就是油画《父亲》、《晚年》深层的内在“美”的探求,是直通灵魂的表现。

          欧日东

          写于三西斋

          2018.1.15


          (1)1984年 水彩《新乘客》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广东省美术作品展 一等奖;(2)1983年 水彩《入城》获广东省美术作品展 二等奖;(3)2002年 水彩《晨》获广东省第二届水彩画展 铜奖;(4)2001年 水彩《山寨也沸腾》入选中国水彩人物画展;(5)2001年 水彩《耕》入选第十五次全国新人新作展。


          油画《故乡的留念》1982年参加广东侨乡风貎画展100×160cm;(2)油画《我的婚姻》120×100cm 1978年;(3)油画《早班》参加1980年全国卫生美术作品展100×120cm 1980年;(4)油画《健身房》80×160cm 1978年;(5)油画《回头是岸》100×120cm 1978年;(6)油画《现代化宏图从这里崛起》参加当年市美展100×160cm 1978年。


          油画写生2011—2016年


          水彩写生 2016—2017年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1.314(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0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