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中国美术名家 走进张岩艺术世界

        作者:孙晓涛2020-09-30 16:47:13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介】

          张岩,现为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访问学者。多年致力于中国古今书画研究,曾在《文艺研究》、《中国书法》、《国画家》、《陕西师范大学学报》、《美术观察》等国家权威及核心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30余篇,其中五篇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中心主编的《造型艺术》全文转载。出版专著《绘事鉴余—中国传统书画理论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中国名书画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明清名人中国画题跋》(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个人画集有:《怡山居—张岩书法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张岩花鸟画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张岩书画作品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张岩画册》—山东画报出版社《中国当代名家—张岩画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张岩作品精选》—天津杨柳青画社《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张岩写意花鸟作品精选》—天津杨柳青画社《当代中国画实力派画家作品集张岩》—荣宝斋出版社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奖,曾在西安、济南、青岛、菏泽,常州、太原举办个人画展。在日本、韩国举办交流展。



          萧散简静,清新古雅

          ——张岩与他的书画艺术

          孙晓涛


          我认为张岩的成功得益于这样几点:一是高师的传授;二是沉潜传统,对学养的浸润,三是有书法对其绘画的支撑,四是个人的修为。张岩先生89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专业,后又考取西安美术学院研究生,跟随著名学者王非三年,倾心于中国古代美术和书法史论的研究工作,同时,肆力于国画和书法的实践;06年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访问学者,拜我国著名的文化学者,美术史论家陈绶祥先生门下,这两位恩师是张岩先生在追求个人艺术之路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两个人物。

          跟随导师的几年里,张岩对历代经典书画进行了大量的临摹,他的勤奋也感动王非、陈绶祥二老。游学桂林,攀登庐山,览黄山云海,观泰岳奇景,寻觅太湖画家踪迹,悟对自然,若有所思。他认为绘画品格的高低,在于对传统的理解与把握。在庐山写生时,陈先生看到张岩的新作,格调与前期作品判若两人,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话:“你敢于否定自己,是非常谦虚的一个人。”



          品味张岩先生的书画,能感受一种文人气息扑面而来,这在当下纷繁喧嚣的书画界,不啻是一股清风拂面,令人神清气爽。他山水、花鸟兼善并主张以神韵、神态的需求为前导,强调写意性的概括、提炼,来把握物象的本质形态。其画作的气息、笔墨、意境均得简静古雅之韵,不难发现他追求的一种高格调的国画品格,从明清入手,直追宋元。

          他的花鸟画,受到了元代边鲁、王渊及明代陈淳的影响,以自然界动植物为主要表现对象,以水墨为主,线条粗细随着形体和线条的走势的起伏而进行变化,活泼、流畅、生动,有强劲的节奏感。勾线略加以淡彩,敷彩于墨痕中,设色不多且显秀淡雅致。其山水画明显受到了宋元绘画的影响,尤其钟情于元四家,同时也受到了赵孟頫的影响,也可找到沈周、文徵明的余韵,讲究绘画与书法、诗文的结合。其画面追求荒寒清旷,沉郁而清俊的意境,多以描绘烟云、山峦、杂树、沙渚,呈现出空旷萧散,深邃渺远的艺术境界。着重于整体布局、形象塑造,笔墨显得冷静沉着,皴点勾染,有条不紊,山村、水居、小桥、流水,平平稳稳,统一在和谐宁静的画面构图中。

          张岩先生的山水画大致可分两类,一是水墨,二是浅绛。无论哪一种类型,他对于画面中山石杂树的处理,体现出他对古法的深刻理解。从其山水画中,可看出郭熙、李成、唐棣、王蒙的影子,体现了他“落笔依然见古贤”的心态。对优雅的画面处理,是将天地、宇宙作为内心的寄托,构图上采取了高、深远法,将大自然的山川、云雾、瀑布、树木,融入笔情墨象之中,体味着中国文人山水画的自然闲逸、澄净和清远,流露着他对自然的感受和生命宇宙的体验。其浅绛山水,多以秋天景致作画,这一点明显来自沈周、文徵明。在水墨的基础上,汰其繁皴,趋于简淡,石根赋以赭石,山头赋以淡淡的青绿,使画面明亮淡雅,脱去了画面因色彩造成的杂乱,使画面生发出秀润清爽之气。



          张岩书法与绘画的高雅格调来自于他的文化涵养。他在陕师大图书馆静呆十六年,在与书为伍的岁月,养成了其心静坦然的心境,这心境无形中影响到了他的绘画,使他的画面有一种静穆书卷之气。

          宋儒程颢云:“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静顺乎自然,合乎人道。静能观照万物,对于人间生活充满盎然的兴致。静,是气质,亦是修养。张岩刚直坚韧,仁厚善良,时刻保持着一种低调抑扬的文人状态。

          他认为,画若做人,品为上。人无品,画将无格。格不高,俗气生。人生活于纷扰尘世中,难达平心静气,先生的“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确是一种境界,一种生存状态,这种状态恰恰彰显了先生的儒雅风范。

          “凡书画当观韵”(《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二十七,《题摹燕郭尚父图》),张岩先生力求作品能以“韵”胜,取斋号为“梦韵斋”,以砺心志。为达艺术创作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后命其斋为“坐忘斋”。人生自由的境界与书画创作相通,“技”成“法”,继而达“道”。斋号的转变,也体了其艺术由外露到内在、由动到静的转化,达到了艺术的自由境界。



          他的绘画还得益于对书法的研练。先生对经典书法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其追求古雅潇洒,富有书卷气息的书法艺术,尤爱魏晋。他的行书取法苏米芾及手札,然后溯源习颜真卿及二王。他在编辑《明清名人中国画题跋》时,对明清书画家的题跋、尺牍、文稿真迹进行了长时间的揣摩,先贤们的佳作使其行书得以熏染。笔法纯正,在二王行书体系内广览博涉、取精用宏后,而又撷取明清人尺牍、题跋的神采,尤具董其昌行书的韵致。 运笔流畅自如,点画爽劲利索,每笔提按转折处皆有所交代,结体因字赋形,章法不拘一格,文人气息浓厚。诚如文化学者李继凯对张岩行书艺术的评价:“张岩的行书潇洒俊逸,清雅有致,点画使转爽爽朗朗,牵丝虚实出没自然,飞白涨墨交相称能,时而续明清之余韵,时而有老米之摩荡,时而与小王相交汇,涵咏玄机妙味,化成竹于胸臆。”(《中国书法》,2004年第5期,72页)



          张岩先生深谙书法史,他深知楷书学习的重要性,便在楷书的学习上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他的楷书先入唐,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颜真卿的《多宝塔》、《颜勤礼》;柳公权的《神策军碑》、《玄秘塔碑》涉猎尤多。隋代墓志楷书也用心观摩,对北魏真书《张玄墓志》更是临摹研究不辍。厚积薄发,多年的研习,张岩先生终于“破蛹化蝶”,在楷书创作上取得了自家风采。不管是在汉字的结体、点画的形质的把握与处理上,还是在情态、情质的收放、提按、顿挫、舒涩与抑扬上,他都能老练而稳妥地将之处理得精到耐看,恰到好处。张

          岩先生的小楷,功夫深厚,书写不沾圆滑,点画精到自然,坚净爽利,敛放有度,线质遒劲,结字疏朗,行气贯通,显得轻松空灵。他的书法极大地影响了其国画作品的落款,其题款书法别具神采。大小和章法会根据画面以及款式文字的多少而变化,或行或楷,或楷行相间,他把自己学习理解的欧、颜、魏碑及行书笔法统摄于一己笔端,随意落笔,不失法度,作品中既有对古代书法的文脉传承,又有其自己的挥洒自运,书法极其精彩,韵味十足。



          实践和理论相辅相成。书画研究不是史料的堆砌和理论的说教,而是书画实践过程中的衍生物,理论导向创作,创作衍生理论。 张岩先生的学术研究就是建立在他的实践基础上的。几十年来,他在书画实践之余,一直坚持学术研究,对书画中的问题有独到的见解,其所撰写的几十篇学术论文分别刊发在国家权威及核心刊物上,出版专业画集多部,理论著作一部。在他的艺术探索里,涉及到的古代诸家,若没有对古今典籍的大量阅读和细心爬梳,是无法完成的。

          张岩先生的成功得益于对传统的认知。 他认为,中国画有点、皴、描三大体系,汇总了中国绘画的“语言”,点、皴、描三大体系的关键,就是一个书法用笔。在纷繁混乱的当下,在发展国画中,他的这种坚持显得尤为重要,对于人们重新认识经典,解读经典,弘扬经典,传承经典,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张岩先生的绘画多是水墨作品,他认为,水墨表现更能抒发他的这种心态,他的山水画多表现的是崇山峻岭,枯木寒林,用一种水墨的氤氲,来表现枯木寒林的静穆意境。



          除了平时自己的书画创作研究之外,张岩先生的另一个角色是一位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教师所起的作用,就是传道、授业、解惑。先生爱生如子,在教学中,他会根据每个学生的个性及禀赋因材施教,促使每个学生发挥出自己的最大才能。

          “白昼清闲,品茶试砚,是人生第一韵事,是第一受用”, “构静室三间,中悬元宋名人书画,案头置古书、古帖数十种。清昼良宵,下湘簾,焚沉香,静坐凝神,便有无量受。”(梁巘,《承晋斋积闻录·杂论》,上海书画出版社,1984年版,130页)这是构想的最佳生活状态。 张岩先生深入学习经典,来寄寓自己的精神,以山水花鸟来净化人生,经过多年的辛勤付出,如今其在书画创作上已进入了笔精墨妙的自由境界,终在书画艺术的百花园中结出了硕果。由于张岩先生有着平和的心态,为人旷达、质朴,追求清净、淡泊的人生境界。相信,以其深厚的学识,及对自然、人性、艺术的深沉体验与感悟,假以时日,会为我们留下更多更好的书画佳作。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72(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4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