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朱法鹏艺术世界

        作者:逐光2020-03-23 16:55:24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海鹤腾与雄鸡鸣

          文/逐光


          朱法鹏,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2010-2011年雅昌当代国画价格指数名家百强,2016胡润艺术榜排名46位,2019年胡润榜排名68位。作品分别在多家拍卖行拍卖,其中作品被保利/荣宝/瀚海春秋大拍中多次拍出佳绩。


          《溪间鹤》


          法鹏先生的画具有写意性、表现性艺术的特征。他惯于将自身的气质禀赋、人生阅历、文化修养倾注、渗透在作品之中,转化为一种写意状态的真实性情。作为艺术家真性情的体现,朱法鹏的画具有显而易见的主观性表征。无论是应物象形,还是随类赋彩,艺术家鲜活的书写性笔触总是会脱离形与色的章法窠臼,获得一种表现性的自由度。

          法鹏先生笔下的鹤常三五只出现,在溪边觅食、耳语,“傲”但不“孤”。它们有的婉动长颈,有的侧耳谛听,有的正悠闲栖息,构图完整、大气,尽显传统的笔墨功力、立体的空间画面、大方的生动色彩。


          《海鹤腾》


          “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龙是炎黄子孙的赤子情怀,鹤是中华儒道的不朽象征,法鹏先生将此画名作《海鹤腾》代表了一种广袤而高远的境界。

          画面中的四只海鹤,立于溪间山石之上,姿态各异,无一重复,仿佛相伴溪间小憩,偶有交流。法鹏先生笔下的鹤静雅高洁,尤以清新、傲洁的神韵著称。他用笔率意,用墨洒脱,寥寥数笔勾勒出主体,用线多以中锋、长线、曲线为主,极具抑扬顿挫之势。他不仅用了国画中的“线”,也用到油画的笔触,加以色彩的融合,其笔力与墨色交相呼应,水墨与色彩互渗,以大块鲜红点染丹顶,一如那诗中的“西施颊”,极少墨线绘出喙、腿、爪,再用两三块重墨随意赋形鹤尾,鹤之灵韵栩栩如生。


          《山林客》


          从画面上方插入的几支柳条,温柔随意,横趣错落,增加了画面的层次,柳枝在鹤的掩映下虚实相间,充满了张力与韵律。其湛蓝色描绘的背景小溪,意境雅致、浪漫,予人更强烈的想象空间。也映衬出灵鹤更加高贵与娴静。

          这幅作品中,两只亭亭玉立的鹤,矗立在松林间,头倚着头,似在低头耳语,顾盼生辉。整幅画作素净、高雅,视线的重点都集中在鹤那鲜红的冠上。法鹏先生写到:“本是山林客,如何入海边,不关山与泉,家在九霄天。”身在山林中,心在九霄天,是怎样的清雅脱俗!法鹏先生看似随机的书写涂扫、提按挑抹、勾皴点染,却寓刚于柔,以笔墨运动痕迹的相互关联形成画面结构。


          《竹鹤》


          “莲为君子花,竹有君子操。深衣古君子,清以仙自号”。出自宋代姚勉《莲竹鹤》一诗中。古人对莲花的喜爱自不必多说,莲花一直被视为高雅的象征,众多古诗词中赞美莲花高洁品质的诗句数不胜数,古代文物中也有很多器物是以莲花的形象出现的。竹怀古致,有高格,自古也是文人心头之爱。不仅是“岁寒三友”之一,亦是“花中四君子”之一。

          法鹏先生将鹤与竹入画,并题有《莲竹鹤》一诗,尽显对这“深衣古君子”的喜爱之情,和对鹤标致高逸品格的向往。


          《一品之景》


          《一品之景》中,法鹏先生别出心裁的将背景的山石描绘为平面的“二维”图案,青蓝相间的山石错落在湛蓝的水面上。体现出一种几何形体的美。法鹏先生一改从一个角度观察事物和描绘事物的传统方法,把三维空间的画面归结成平面的、两维空间的画面。使得这传统的鹤与这跳跃的山石,既不相同,又甚是相融,画面充满了新颖与童趣。

          如果说法鹏先生笔下的鹤是“羽翼光明欺积雪,风神洒落占高秋”的话,那么法鹏先生笔下的雄鸡则是“一唱雄鸡天下白”。


          图左:《鹤》  图右:《雄鸡》


          《雄鸡》中一只体态丰盈、羽翼劲爽的公鸡正迎面朝观者走来,它直颈鼓羽、红冠高耸,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英武中蕴含着文思之气。它结实的鸡爪步步为营,法鹏先生笔底细致苍劲,眼和嘴寥寥几笔便十分传神。法鹏先生的画笔赋予了这只雄鸡“神灵”与“情操”。而那疏放灵活的飞墨,构成富于张力的翅膀与尾部,又将心中的志趣,推动到极致浪漫。法鹏先生笔下的雄鸡,有着耐人寻味的雄姿,淋漓尽致的刻画,也表现出了画家强烈的创作个性和审美精神。


          《群鸡图》


          松是百木之长,长青不朽,千年古松之脂能变茯苓,服食者可长生,所以学道者爱在古松之下修行。《神境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古时,荥阳郡南郭山中有一石室,室后有一高千丈、荫覆半里的古松,其上常有双鹤飞栖,朝夕不离。相传汉时,曾有一对慕道夫妇,在此石室中修道隐居,后化白鹤仙去。这对松枝上的白鹤则是他们所化。这样,"松龄鹤寿"、"松鹤长春"、“松鹤延年”等等的吉祥寓意,就衍生出许多吉祥祝寿的图画来,成为从古至今美术作品中常见的题材。



          今天我们将三位近、现代名家所画的鹤摆在一起“晒一晒”,沾沾这仙鹤的“仙”气~

          白石老人的鹤,以强劲的黑白笔线和墨块刻画眼、嘴、腿爪和形体,只用少许朱红点画丹顶,再施少量白粉局部罩染。仙鹤提足回望之姿很生动,鹤身挺拔、鹤羽健秀;徐悲鸿的鹤刻画的较为细腻,墨线将鹤羽勾勒的根根分明,鹤嘴棱角清晰,鹤眼炯炯有神,鹤身用白粉铺满,有要腾云而去之势;法鹏先生则是以率性洒脱的笔触勾勒主题,挥笔之间潇洒自如,游刃有余,喙、腿、爪处用墨线少而精当,只有鹤尾处以两三块重墨随意赋形,一只只灵性十足的丹顶鹤便跃然纸上了,整体画面清朗而隽永。

          这三位名家的鹤,白石老人童真有趣,徐悲鸿的干净利落,法鹏先生的率性洒脱,您更倾心哪一种呢~


          图左:《仙姿》  图右:《高歌》





          《溪间鹤》


          《高歌》


          《鹤舞》


          《觅》


          《鹤》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90(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1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