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事死如生——观埃及国家博物馆

        作者:王川2014-06-11 10:53:41 来源:美术报

            (1/3)

            (2/3)

            (3/3)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导读: 埃及古代的艺术品中,绝大多数是出于墓葬之中的文物,极少是传世的作品,就是这些出自于坟墓的珍品,构成了博物馆丰富的收藏。埃及国家博物馆里挤挤挨挨的石椁木棺、黄金玉饰、壁画纸草、雕塑器物,乃至木乃伊和棺材,几乎都是为死者服务的,这是由埃及文化的特殊构成所决定的。

          埃及国家博物馆里收藏的一具托勒密时代的人形内棺。

          埃及古代的艺术品中,绝大多数是出于墓葬之中的文物,极少是传世的作品,就是这些出自于坟墓的珍品,构成了博物馆丰富的收藏。埃及国家博物馆里挤挤挨挨的石椁木棺、黄金玉饰、壁画纸草、雕塑器物,乃至木乃伊和棺材,几乎都是为死者服务的,这是由埃及文化的特殊构成所决定的。

          神灵的信仰和灵魂的信仰,这是古埃及文化发展的两大动因,而当时的一切艺术创造乃至于生活,一切的建筑、雕刻、绘画、文学和医药,无不和这两种信仰有关。埃及人求生的欲望非常强烈,因而求死后复生的愿望也特别强烈,不惜花费大量的钱财和劳动来完成这一夙愿,直到奉献自己的今世。和两河流域那些城塞和庙塔不同的是,古埃及的建筑大多不具备军事功能,主要是为神灵和死亡服务的神庙和金字塔,他们生前的居室和宫殿都远不能与之相比。而他们的雕刻和绘画则是附属于这些建筑之上的艺术,古埃及的文学主体是对神灵的颂歌和陵墓里的亡灵书,而医药则发源于木乃伊的防腐术。这一切,都取决于古埃及人5000年来形成的独特信仰和宗教。

          古埃及人的厚葬之风冠于世界,法老陵墓内的装饰之豪华,也属全球之极,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只能望其项背。古埃及人不仅是“事死如生”,甚至是“死重于生”,从他们的绘画上看,尽管贵如法老、身为统治上下埃及的万乘之君,但他也照样上身赤裸,下着短裤,脚靸拖鞋。可死了后就要戴上金面具,遍体宝饰,不仅要将生前所用之物全部带进坟墓,甚至连他的生前宠物爱猫义犬都要制成木乃伊供他还魂后驱使。陵墓是为了法老的“死亡”所造,但殉葬的一切却又是为了他的“复生”而置,很多法老的墓室里面都刻有铭文,写着“我有生命。我很强盛。我再次苏醒。我的躯体不会湮灭,在这里我得到永生”。这样对生的渴求实则是对死的恐惧,而对死的厚葬实则也是对生的企盼。厚葬之风并非是法老一人的专利,而是全民皆有,无论是王室贵胄还是朝廷小吏,抑或是平民百姓,都把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尽可能地带入坟墓,以供自己在来世享用。他们的殉葬品纷繁复杂,从床凳桌椅到金银首饰,哪怕是最朴素的墓葬中,至少也有一两件私人物品,那可能是妇女的一瓶香水、男人的一把剃刀,甚至是一只马桶,因为他在冥间也要使用它。

          就在这种“事死如生”的风气影响下,埃及有一种与世界上其他文化迥异的习俗,那就是制造木乃伊。

          有很多民族的丧葬文化都是尽可能保存死者的尸体,以使死者永存。然而任何保存的方法也不如埃及那般奇特,更不如埃及的保存时间那般长久。古尸一般分为蜡尸和干尸两种,干尸就是木乃伊的处理方法。埃及的气候炎热,在远古的时代里,人们只是把尸体以草苇略为包裹后,就直接葬在沙土之中,由于极度的干燥,反而把身体组织中的水分吸收殆干,使其成为不会腐烂的干尸,这也就是最初的天然的木乃伊。

          罗马时期的一具棺材,内部画有死者的肖像。上部已经具有罗马风格。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开始为死者修筑坟墓,把尸体放进棺木里下葬,这样一来,尸体与干燥的空气隔绝了,反而会腐烂了。而埃及的宗教信仰又需要保存尸体,于是,如何防腐的方法便提升到了日程上,这促进人们来进行解剖和医药方面的研究和尝试。在人体中,最容易腐烂的是内脏,要先行去除,但要保留心脏,因为埃及人认为它是一个人的才智和情感之所在,必须留在体内。然后再想法去除脑髓,把剩下的躯干用树脂或泡碱来腌制一段时间,以彻底杀菌和去除水分。再用亚麻布等物料填充在腹腔内,缝上剖口,用药料把尸体的外表涂上涂层,用亚麻布绷带紧紧地裹住,既不让变形,也防止水分渗入。不过,这种包裹并不是杂乱无章的,也不是如包扎伤口似的,而是充满了艺术感的章法,布条有粗有细,有宽有窄,布条之间的交错和组织都非常有讲究,具有一种图案纹样,有的具有疏密关系,而且根据各个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手法和风格。

          但是,这些手段还只是一些医学处理,经过这样处理后的干尸从外表来看,只像一段白布包裹,身首莫辨,毫无美感,还需要进行艺术处理。于是,要由画匠来对木乃伊的外表进行美化,在外表抹上油灰,或是包以细布,画上各种图案,使之恢复人形。最重要的是,要在木乃伊的头部加上一只面具,使之可以辩认出人的性别和特征,尽可能地与死者相像。这些面具可以用木头来雕刻,或者用石膏和粘土来做,再画上彩绘,使它们充满了艺术感。要根据人的不同贵贱身份来画,也要根据人的性格来画,身份最高的法老或王室贵族,他们的面具就要用黄金来制造,如图坦卡蒙的面具就是用纯金来打造的。这些面具的表现手法,在早期是埃及民族式的,也就是说是带有概念化的、程式化的描绘。但到了埃及的晚期,当希腊和罗马人统治了埃及时,人们在绘画面具时采用了油彩,具有了立体感。在木乃伊的身上,还要佩戴上珍贵的佩饰以及护身符,使他们能够体面地进入冥间,具有生前所有的地位和尊严。

          被做成木乃伊的,并不仅仅是人,还有种种的动物。因为这些动物的主人认为,当他进入天堂的时候,必须把他生前喜爱的宠物也带去,因此我们也会在博物馆里看到一只猫、一条蛇,或者一条鳄鱼做成的木乃伊,它们也在享受着永恒。

          有趣的是,被从腹腔里取出来的肺、肝、胃和肠这4种器官,并不能被丢弃,而是要妥善地保存起来,因为这是他复活的重要零件。这些内脏也要进行防腐处理,并用细条布包扎起来,做成一个个小的木乃伊,再放进4只专门制作的瓮状罐子里去。根据埃及的神话,这4种内脏是由何露斯的4个儿子来保护着,他们各具形状,分别是人、狒狒、隼和豺的形状,它们被做成模型,立在瓮罐的上面,有的用材还非常昂贵,外部密封上,罐体刻上象形文字,与木乃伊一起装进棺材里。

          其他的民族的棺材大致都是一些矩形的箱子,但埃及的棺材却不相同,它非常讲究,有很多是根据木乃伊的形状而做成人形,在棺材的外部还要进行彩绘美化,要在盖子上画出和内部的木乃伊一样的人形,有的在全棺都要画上,甚至在棺的内部也画上人形,以示标识,再把木乃伊放进去。这些棺材,绝大多数是用木头来制作的,外部涂上树脂。贵族人家或王室会用石头来打制。有钱的人家会在棺材的外部套上两三重外椁来保护,这些椁上也是彩绘填色,最贵重的还用黄金来打制。

          一口置放木乃伊的棺材盖,上面用彩绘画着死者的形象

          经过这样一番繁琐的处理,就使得这具木乃伊已经变成了一件艺术品,一件集中了各种艺术材料和艺术手段的艺术品,它使人们消除了恐惧感和神秘感,敢于接近它并欣赏它,甚至忘却了死亡的恐惧,消除了厌恶。当波斯人来统治埃及人的时期,他们见到这种独特的处理尸体的方法,认为浸泡尸体的药水是他们国家盛产的沥青,便把它称呼为木乃伊,在伊朗语言里,木乃伊的意思就是沥青。这一名词以后转到了英语里去,从此便成为世界对它的共称了。

          埃及人对待死亡的这种态度,使得他们把处理木乃伊的事当成艺术品来做。看着那些美轮美奂的木乃伊、彩绘填金的棺材、精雕细刻的石椁,以及琳琅满目的殉葬品,令人感叹,幸亏有了埃及人的这种厚葬之风,才使无数的后人能够得见这种特殊的艺术品。徜徉在埃及博物馆一楼摆放着的无数具石棺和画棺之间,令人油然而生的,当是对于生命的一种尊重。

      Processed in 0.161(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2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