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商代雕塑2

        作者:核实中..2011-03-30 10:50:10 来源:中国当代艺术网
          中国商代雕塑,所使用的材料有青铜、陶土、玉石、牙骨等,题材主要为人、动物与各种神异动物,有圆雕与浮雕两种形式。有些是建筑上的装饰,大多数是工艺美术品或器物上的附加装饰,也有一些是具有独立意义的雕塑作品。 
          早期作品 在相当于夏商之际的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遗存中,发现有陶土捏塑的龟纽盖、蟾蜍、羊头纽饰等(见二里头陶塑)。玉制品中有兽面纹柄形器,柄上刻有花瓣纹与兽面相间的纹饰,柄端琢成兽头,造型优美,代表了当时制玉工艺的最高水平。在稍晚的二里岗文化遗存中,出现更多的小型陶塑作品,有跽坐人像和虎、羊头、鱼及许多龟的形象。捏制手法朴拙,但能相当准确地抓住对象的基本特征与动态,并注意了造型的完整性。龟的形象很多,可能与当时的迷信观念有关。 
          人物雕塑 商代人物雕塑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写实的或比较写实的人物形象;一类是半人半兽或人与兽、人与神怪动物组合在一起的形象。 
          写实的人物形象有的是表现奴隶主贵族,有的是描写奴隶。表现奴隶主贵族形象的代表性作品有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腰插宽柄器玉人(编号371),跽坐,头上以□束发,穿着交领有花纹的窄袖长衣,腰束带,腹前垂蔽膝。人体各部分比例比较准确,但面部的处理手法是程式化、没有表情的。殷墟出土的另一玉人立像,拱手,着交领长衣,无华丽纹饰,腰系蔽膝,头上戴着向前倾斜的高帽,现藏美国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这两件都是装饰性的小型玉雕。此外还有安阳四盘磨出土的白石跽坐人像,双手着地,身躯后倾,上衣下裤,周身刻兽面纹,头戴箍形帽,表现出一种放肆、随意的动态。安阳侯家庄大墓出土的白石跽坐人像,头残失,着交领衣,束宽带,垂蔽膝,衣缘刻有勾连雷纹、双胜纹等纹饰,足缠行□。表现奴隶形象的作品有安阳小屯出土的陶塑男女奴隶像,共3件,盘发戴枷,男像枷手于背后,女像枷手于胸前;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石人(编号376),跽坐,盘发束□。垂蔽膝,全身赤裸,推测为男奴隶像;短辫玉人(编号372),跽坐,短发,顶心梳辫,全身刻兽面纹等纹饰,可能为文身之女奴隶像。此外,安阳殷墟还出土过青铜人面具、人头范,五官比例准确,颧部突出,形象写实。这些人物雕像是古代美术创作中对社会生活的第一次直接表现,尤其奴隶与奴隶主两个对立阶级形象的出现,更具有奴隶制社会意识形态的鲜明特点。 
          人面形陶器盖 
          商代人像雕塑作品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充满神秘色彩的、幻想的形式,表现了人的意识还处于幼稚、蒙昧阶段时对于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的幼稚看法。其代表作品有殷墟妇好墓双面玉人(编号373),裸体,头上有双髻,性器官明显,一面为男性,一面为女性;河北藁城台西村出土人面形陶器盖,四头顶部相连;与此类似的还有安阳后岗出土的鸟形纽人面饰器盖,四面各捏塑一人头,中央有一立鸟。 
          表现人与兽或人与神异动物的青铜器,大都具有威慑、恐怖的色彩。重要的代表器物有虎食人卣(或称乳虎卣),湖南出土,共两件,均流出国外,一在日本,一在法国。主体形象为一蹲坐之虎,口大张,双爪抱持一文身蹲坐的人。 
          表现虎噬人的主要有安徽阜南出土的龙虎尊,器身装饰纹饰分为三个单元,每面浮雕一首双身之虎,虎口下衔一屈曲四肢的文身人像;安阳殷墟出土之司母戊鼎耳上和妇好墓出土的妇好钺上,均饰有侧身相对之双虎,张口,合衔一人头。 
          此外,还有一些是人与兽身结合为一体的形象。如湖南宁乡出土的人面纹方鼎,鼎腹四面正中各有一浮雕人面像,头上生角,两侧有爪,是人与兽结合的神异动物形象。人面蛇身□,传为安阳出土,现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盖为生有双角的人面,其头顶部与□身纹饰相连成为蛇形,蟠绕于器腹,有双足,是人与水族动物结合的神异动物形象。与此类似的还有流入美国的一件鸟兽纹觥,其两只后足也做人面蛇身浮雕,被衔于器身的兽面纹口中。这类形象可能都与图腾崇拜有关。 
             大型雕塑发现于四川广汉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其中有通高 262厘米的青铜带座立人铜像,人像与真人等高,戴冠,耳有穿,脑后梳长辫,身着云雷纹左衽长袍,赤足带镯。还有10个与真人头等大的青铜头像(见三星堆青铜人头像),面型瘦削,形象夸张,神情严冷;还有一些数倍于真人的青铜面具,双目突出,十分怪异。为古代巴蜀文化遗存,相当于中原殷墟文化早期。 
          立人铜像 
          动物雕塑 商代动物雕塑主要有石雕的建筑物装饰、玉石、牙骨装饰品和青铜酒器等。较大型的石雕动物大多出土于安阳殷墟,如安阳侯家庄出土的石□与石虎,造型粗重,周身有线刻纹饰。□翼为蛇纹,胸前为兽面纹,头部刻细羽毛纹,虎身刻夔纹,其装饰手法与青铜器中的鸟兽尊相同。妇好墓出土的石鸬鹚,形象异常概括而又相当生动。此类雕刻,出于功能的需要,都很注意形体的完整性,造型浑朴、轮纯,以匀整、有规律的线刻,使之具有丰富美观的细部装饰效果。一般在背后都有凹槽,说明是配合木构件,做建筑物上的装饰品的。此外还有一些不属于建筑附件的较大的石刻动物,如妇好墓出土的石牛(编号315),作伏卧之状,颌下刻“司辛”2字,可能为祭祀品。 
          小型玉石动物雕刻以妇好墓所出各类动物形象饰玉为此类雕刻品最集中的代表(见妇好墓玉石雕刻),共出土玉、宝石、石雕的动物形象雕刻品近 200件。其中可以辨识的写实动物有20余种,还有一些是龙、凤、怪鸟、蝉蛙合体等神异动物。有的以造型优美取胜,如玉凤(编号350);有的至为简洁概括,以突出材料本身质地、色泽、纹理之美,如绿松石鸽(编号516);有的抓住动物瞬间的神态,创作出富于生命力的形象。在安阳小屯商代晚期的玉石作坊遗址发现的一些玉石动物雕刻,善于因材设计,使材料的色彩与动物的生理特征结合,为工艺美术中“俏色”技艺的最早实例。如石虎,是用带条状纹的红褐色石料制作的,恰似虎身的斑纹;以墨玉雕成的鳖,眼球与眼睑分明,背甲黑色,头、颈、腹灰白色,精巧逼真。 
          玉凤 
          青铜器中的鸟兽尊,是外形制成禽鸟或兽类形象的容器。兽形器多开口于背,有盖;鸟形器多开口于颈,以鸟头为盖。主要有尊、卣、觥几种器物,为盛酒器。代表性作品有小臣□犀尊,出土于山东梁山,流入美国。为比较写实的双角犀牛形象,体积感很强,周身未施加纹饰。湖南醴陵出土的象尊,造型相当写实,而周身布满浮雕的夔纹,象鼻高卷,鼻端有一伏卧之虎,背向,对着象头顶上的两条蟠屈的蛇,作将跃起攫拿之状。而且细部的生动描写又不妨碍整体造型的完整。美国弗利亚美术馆所藏的一件与之类似,而有盖,盖上立一小象。湖南湘潭出土的豕尊,整体比例关系与细部结构都相当准确,周身饰以夔纹、云雷纹、鳞甲纹。此外,牛、羊的形象在青铜器中多见,或作为立体的动物形器,或作为器物的立体装饰。流入日本的羊尊和双羊尊,都是既写实而又造型精美的代表性器物。 
          湖南宁乡出土的四羊尊,器形庄严华美,器腹四角为立体的羊首,羊身饰以繁简得体的华冠鸟纹,是立体动物造型与实用器物造型达到完美结合的成功作品。青铜容器中的觥,大多是集合鸟、兽、龙、蛇等动物形象于一体的,也有的是将器物的整体做成一种动物形象,而在器身饰以各种动物花纹。此类器物的代表性作品有妇好墓出土的司母辛四足觥,湖南衡阳出土的牛尊器型也属于觥类。 
          鸟尊数量较多,大多为鸱□形,有的比较写实,有的则往往将兽类的局部特征综合入鸟的形象。代表性作品有妇好□尊,有冠,兽面,方喙,蛇翼,尾部又饰一展翅飞翔的鸱□浮雕,头顶后部有立体的夔龙追逐一只小鸟。流入美国等地的几件商代□尊,有的出土于安阳,形态近似妇好□尊而更写实一些。湖南长沙出土的鸱□卣,作双□背立形,有浅浮雕的耳、目、双翼(其盖为后配),手法简洁,另有一种单纯朴素的美感。 
          商代鸟兽形青铜器,反映出当时的艺术工匠已有相当强的造型能力,但限于器物制作的宗教、政治目的没有做成独立的雕塑作品,而主要是以具有礼仪性质的工艺美术品出现的。 
          这些器物的造型与装饰,将飞禽、走兽与水族动物的一些特征结合为一体,企图赋予对象以超人间的神圣力量;而在整体的造型效果上,庄严、神秘,富于英雄主义色彩的美感,这是商代尊神重鬼的社会观念和严酷的阶级关系在造型艺术上的反映。 
      Processed in 0.071(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6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