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走向文化美学(2)

        作者:核实中..2011-03-30 10:48:01 来源:中国当代艺术网
          关于文化研究,美国学者卡勒教授在《文学理论》(牛津大学1997年版,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一书中曾有较为精辟的评述。文化研究在西方从60年代兴起,但其实在19世纪就已有萌芽。从歌德、卡莱尔、爱默生的时代就出现了一种新型的著作,它既不是评介文学作品,也不是思想史,也不是哲学、社会学,而是所有这些的融为一体,形成一种新的类型。到了这个世纪的60年代,从事文学研究的人开始研究文学之外的著作。文化研究已经不只是对文学作研究,而是涉及广泛的社会领域,用卡勒的话说,它“包括人类学、艺术史、电影研究、性研究、语言学、哲学、政治理论、心理分析、科学研究、社会和思想史,以及社会学等各方面的著作”(第4页)。发展到90年代,文化研究成了人文科学一项主要活动。文化研究的对象,已扩展到整个广义的文化领域:“令人吃惊的是,随着文化研究的发展,已经说不清它究竟跨了多少学科”(第45页)。文化研究已近包罗万象,从莎士比亚到肥皂剧,从弥尔顿到麦当娜,从失乐园到迪斯尼,高雅文化和通俗文化,过去文化与当今文化,都在文化研究视野之中。 

            文化研究是从文学研究发展而来,那末,文化研究兴盛起来之后,还需要文学研究吗?文化研究和文学研究是什么关系?文化研究有利于文学研究的深入。按卡勒的说法,“文化研究因为坚持把文学研究作为一项重要的研究实践,坚持考察文化的不同作用是如何影响并覆盖文学作品的,所以它能够把文学研究作为一种复杂的、相互关联的现象加以强化”(第50页)。但是,文化研究并不能替代也不会取消文学研究本身。文学研究应该深入研究作为艺术文化之一的文学的特殊性:“文学研究关注的要点正是一部作品与众不同的错综性。”如果不能掌握文学的特殊性,而只停留在文化的一般性,“文化研究很容易变成一种非量化的社会学,把作品作为反映作品之外什么东西的实例或者表象来对待,而不认为作品是其本身内在要点的表象”(第53页)。所以,卡勒在这部《文学理论》中,主要还是在阐释文学的特殊性,语言、修辞、叙述、意义、解释等仍然是主题。 

            我国的文化研究也在近几年兴起。我们也有了《文化研究》杂志,还有好些刊物所登的文化研究文章也多了起来,关注文化热点,分析文化现象,涉及教育、家庭、男性、女性、扶贫、下岗、腐败、污染、色情、暴力、黑社会、全球化等等,都是社会关注的现实问题。我们的美学也在面向现实,剖析当代审美文化现象,出现了多部研究当代审美文化的专著,使人耳目一新,令人鼓舞。依我看,美学如能面对当下现实,更多关注文化现象,进一步发展,正可走向文化美学。 

            无疑,文化美学首先应关注当代审美文化。但当代审美文化并不只限于大众文化,高雅文化当亦在其列。文化美学可以通过对高雅文化和通俗文化的研究,探索当代文化如何走雅俗共赏之路。不只是当代审美文化,就是非审美文化也应列入文化美学的视野。艺术文化之外,政治文化、道德文化、科技文化、教育文化等也应得到文化美学的关注,从美学上加以审视、评析。研究领域因现代化的发展而日益扩大,这正是文化美学和文化研究相近之处。然而,西方在解构主义、反本质主义兴起以来,文化研究关注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从一个具体问题引发出思考。像福柯的《性态的历史》,就把“性”放在具体的历史中来评说,说它是由一系列社会实践、话语实践共同造成的。人们“把原本相去甚远的、各个不同领域里的东西:一些我们认为与性有关的行为、心理的区别、身体的部位、心理的不同反应,还有最不同的社会意义,组合到一个统一的范畴之内(即‘性’)”(第6页)。文化美学也要重视具体的文化现象,并从文化研究中吸收养料;但更应重视归纳,从众多的文化现象作出的分析中,从美学高度进行思考,作出理论概括,走向文化美学。 

            我们这套《文化美学丛书》,是深圳大学文学院和深圳一些人文学者共同探索的结果。我们尝试从不同文化现象的探索切入,通过不同的路径,走向文化美学。 




      Processed in 0.157(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3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