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具体」在哪里?

        作者:核实中..2020-05-21 22:17:19 来源:中国当代艺术网

            (1/5)「具体」在哪里?

            (2/5)吉原 治良 NO.T0174 31.5×40.5cm 1955~1965

            (3/5)吉原 治良 NO.T0173 40.5×31.5cm 1955~1965

            (4/5)吉原 治良 NO.T0176 40.5×31.5cm 1955~1965

            (5/5)吉原 治良 NOT0220 26.0×19.0cm 1955~1965~1970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具体」在哪里?
            展览时间:2020/05/22~2020/07/12
            展览地点:[上海]-上海市徐汇区复兴中路1363弄3号108室-(熏依社画廊)
            主办单位:熏依社画廊
            参展艺术家:吉原 治良

          出 品 人:   Shun

          新冠肺炎的疫情作为始端的2020年,4月29日晚,贫穷艺术(Arte povera)1运动的创始人,意大利艺术评论家杰玛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 1940-2020)在米兰也因新冠肺炎引起并发症去世,享年80岁。贫穷艺术运动是20世纪最后的“主义”之一。它并非简单指涉作品材料的匮乏与简陋,更不是艺术家经济实情的自我嘲讽,而是与大地艺术、后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齐头并进的艺术流派。

          几乎同一时期,1968年的日本,関根伸夫在神户須磨公园的作品“位相-大地”开启了「物派」(Mono-ha)序幕。物派的作品关注空间与“物质”的关系性,认为空间与物质本质上是相互依存的关系项,即亦对物质与物质本身的关系性也关注有加。于是这项以関根伸夫、李禹焕、吉田克朗、小清水渐、菅木志雄、高山登、成田克彦等为主要成员的后来被称为“物派”的艺术运动,逐渐发展并在在关东兴起。

          而在关西,更早于物派及贫穷艺术,另一前卫艺术运动群体——GUTAI「具体」于1954年成立,也是代表日本战后当代艺术的重要艺术群体,全称为具体美术协会。以兵库县芦屋市出身的前卫艺术家吉原治良(Jiro YOSHIHARA, 1905-1972)为首,这个艺术群体相比物派,成员多到60人左右。而其中被关注的多为白发一雄和田中敦子,很多成员大家还不是很熟悉。

          吉原治良于1905年1月1日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早期在创立具体美术协会前是多才的斜杠青年:吉原食用油公司社长和前卫抽象艺术家。他的作品以圆圈为符号,应该是日本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的鼻祖。他个人也早在二战前就活跃在日本画坛,而对于二战后的日本而言,他的极简主义,观念性和抽象在当时更是具有极其的冲击性与前瞻性。

          他出生在食用油世家,是实业集团后裔,1928年留法时受到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的影响,1930年左右就以鱼和海边风景等作为日常题材。但当把那个时期的作品拿给当时在巴黎著名日本画家藤田嗣治看时,被指出没有新意。他的绘画由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更几何、更抽象。二战爆发,战时的他依旧只能写生。而战后他继承了家业,在经营公司的同时,开始以不定型的激烈的笔触创作出很多既简洁又前卫的抽象作品。

          之后,他的作品与法国的非定型艺术流派(Art Informel)以及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流派的行为绘画(Action painting)等同时被关注。因为有在法国的经历,当时最流行的高级定制的服装品牌也会邀请他帮他们设计舞台装置等,他的舞台当时就已经是世界级了。同时他也在关西地区开始开画塾,带学生。

          1952年吉原以干事的身份参与现代美术恳谈会,2年后便发展成为“具体美术协会”。最初的成员有15人,也基本上是以他画塾里的学生为主,所以群体里这种自然的师徒关系则是比较罕见的。吉原富有,既是艺术家也是艺术家们的赞助人和老师。除了当时的关西芦屋的野外展之外,当时具体派的第一回群展也是在东京的小原会馆举办,展览规模相当壮观。而具体派与法国的非定型派也一同策划进行过国际交流共同展。

          1962年吉原在中之島自己家的老仓库开了家画廊,专门为具体派协会的艺术家做展览所用,他本人也创作了大量的抽象和前卫的作品。这家画廊也应该是日本最初的当代艺术画廊,空间时尚前卫。1972年吉原因病去世,具体美术协会也随即解散。但是具体派的先驱性影响了一批日本艺术家,对于日本的战后艺术创作思想与当代艺术发展更是具有爆炸性的影响。

          此次熏依社画廊上海馆展出的作品多为吉原先生早期的纸本作品,作品尺幅不大,却可以对早期创作思维的文化审视角度略有体会。

          社会环境变动下,个人及群体也会引发思考,与当下我们全人类又再次面临的剧烈动荡也有一定程度的精神契合,希望吉原治良上海首展可以为后疫情复工的上海提供一次新鲜的感悟。

          Shun 写于日本紧急事态延期中的东京工作室

      Processed in 0.274(s)   1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96(mb)